规范政府投资仍需广开前门